学生与教员争执时窒息死亡 前学生 教员常折磨人_未来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8-14 15:04    次浏览   

  学生与教员争执 被控制时窒息死亡

  事发两名教员控制学生过程中 有学生反映培训机构长期虐待学生

  4月16日晚,位于济南的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内一名学生死亡。据济南市天桥区通报称,死者为13岁的男性学生王某。王某在当晚与该培训机构内的两名教员发生冲突,两名教员在控制王某过程中,致其窒息死亡。曾经在该机构内学习的学生表示,该培训机构曾长期存在虐待学生的情况。而当地相关部门表示,已开展调查,同时将依纪依规对相关公职人员做出处理。

  违规从事网瘾纠正

  已被责令停止办学

  4月16日22时30分,济南天桥公安分局泺口派出所接到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教员王某森到所投案称,该培训机构内有一名学生死亡。

  随后,民警立即展开调查。经查明,16日晚7时40分许,13岁的死者王某在该培训机构多媒体教室内与教员王某森、于某乐因管理问题发生冲突,“王某森、于某乐等在控制王某过程中,致其窒息死亡。”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相关犯罪嫌疑人及涉事人员事发当晚已被警方控制。17日上午,王某森、于某乐等因涉嫌故意伤害(致死)罪被天桥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通报称,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是一所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办学内容主要包括心理健康教育、管乐、艺考辅导、国学教育等。而在案发前,天桥区主管部门在检查过程中发现该校存有违规从事网瘾戒除行为,并责令其停止办学,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中。

  曾多次对外宣称

  “济南最好的戒网瘾学校”

  根据企业注册信息显示,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是在2002年注册成立的,企业性质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其经营范围主要为“国学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管乐、艺考辅导”等。

  在该培训学校的宣传网站中称,自己是“济南最好的戒网瘾学校”。

  在宣传中,该培训机构表示,培训主要以心理疏导和行为纠正相辅相成,进行半天军事化训练、半天文化大课,中间还穿插着心理老师的一对一心理疏导。在军事训练部分,“就跟部队新兵连一样,孩子在训练过程中能够养成吃苦耐劳的精神,还能培养孩子团结互助的作风,增强集体凝聚力,能够提高孩子的自理能力,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所谓的“文化大课学习”包括“感恩教育、励志教育、亲情教育、文明礼仪、法律法规、国学教育、弟子规心理大课、书法课等”。

  对于有学生家长担心的教员打人和孩子逃跑等问题,该培训机构在宣传中也做出了说明,“我们这里不打人,孩子本来就是叛逆期,如果打人,家长在家里直接打骂就可以了。其次,我们还会和您签一份一式两份的安全管理协议,我们是全封闭式管理,学校的教官是跟孩子24小时在一块的,与孩子们同吃、同住、同娱乐、同训练、同学习,随时会注意孩子的情况,孩子肯定跑不了。”

  有学生称曾遭到殴打

  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昨天,北青报记者发现,宣传该机构的很多网页都已关闭,而该机构接听咨询电话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机构“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不招收学生了”。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多名曾在该培训机构内戒除网瘾的学生。其中一名学生小汪表示,他对该机构出现学生死亡的事情“并不意外”。小汪说:“我在里面待了半年,那里面长期都存在虐待学生的情况。”

  据当地通报称,黄大仙天机诗,案件发生后,济南市天桥区和市相关部门迅速对案件处置和善后工作作出安排部署,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市区两级纪委、监察委已介入调查,将依纪依规对相关公职人员做出处理。

  对 话

  前学生:教员常用“憋气大功”折磨人

  今年23岁的小汪曾在山东雅博教育培训学校生活了半年的时间。18日,小汪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他曾经在该培训机构内的遭遇。

  北青报:你是怎么被送进这家机构的?

  小汪:因为父母觉得我有网瘾,在2016年1月25日把我送进这所培训学校。当时是学校过来人把我强制带走的。父母把家里的钥匙给了他们,他们当时开了我们家的大门,又踹开了我的房门,说我“涉嫌网络诈骗”,要和他们走一趟。我当时也很蒙,就被他们带到了车上,从河北的家里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到了山东济南的那个所谓的学校。

  北青报:在培训机构里每天都做什么?

  小汪:这里的收费是每月6000元左右。每天早晨5点多就起床,然后跑步、吃早餐。上午就是叠被子、站军姿、走队列,下午学习《弟子规》一类的“文化课”。但是这些都很随意,有时候教员讲不下去了就会放歌听。虽然晚上规定的睡觉时间是9点半,但是实际上教员会让我们“练体能”,很多时候要到12点才能睡。在里面我们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手机都被没收了,如果有家长想来看我们,教员就会说不能让孩子受打扰,不让家长见。

  北青报:在这个机构里会有虐待的现象吗?都用什么方式虐待你们?

  小汪:我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在所有学生的面前把我打了。可以说,教员虐待我们是常事儿,后来我们这些出来的学生还总结了“雅博十大酷刑”,例如“憋气大功”,就是教员用一块湿毛巾捂住学生的嘴,剩下的几个人按着学生的四肢,学生被捂一分钟左右就会昏厥,开始的时候还会挣扎,昏厥以后大腿就会直挺挺的,很吓人,教员每次看到有人昏厥就会停止,然后等着学生醒过来。我在里面半年时间,看过他们用了五六次“憋气大功”,有一次他们还让我去帮忙按着学生的腿,我害怕被打,就过去了,现在想想很后悔。

  他们还有一种虐待人的方式是“十字绑”,然后让学生戴上眼罩,用拳击手套打,被打的学生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打的。另外就是他们以“练体能”为理由,让大家在寝室内蹲起或者仰卧起坐,把空调开到25℃,让我们运动,说人运动会散热,必须等房间内的温度升到27℃才让我们停下来,但实际上,在开着空调的房间,让屋子提升1℃都是很难的。

  更有甚者,教员还会用折断的筷子扎学生的脚心。

  北青报: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会想起以前在培训机构的生活吗?

  小汪:因为那里的学费很贵,我家庭条件又不好,所以半年以后家里就交不起学费了,当时教员还让我父母续费,但是父母确实没钱了,我才出来的。父母根本不知道我在里面的情况,所以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还特别感谢教员。我现在很多时候不愿意去回想在里面的那些事情,只能说这次这个培训机构出事儿我并不意外,我现在的生活很好,希望那个所谓的学校能够早日关门,也避免再有人去受苦。

  本版文/记者 付? 杨凡 实习记者 张曜麟